老中医向司马南发出“挑衅书”

  • A+
所属分类:中医
Tag:郭正谊认为,因为大卫表演的是魔术,所以不是骗人。据说通过这场演出,落入布莱恩口袋的钱足有10万英镑。 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表演秀!司马南表示。在给晨报的书面回应中,司马
老中医向司马南发出“挑衅书”

老中医向司马南发出“挑衅书”

  

老中医向司马南发出“挑衅书”

老中医向司马南发出“挑衅书”

老中医向司马南发出“挑衅书”

老中医向司马南发出“挑衅书”

  郭正谊认为,因为大卫表演的是魔术,所以不是骗人。据说通过这场演出,落入布莱恩口袋的钱足有10万英镑。 “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表演秀!”司马南表示。在给晨报的书面回应中,司马南写到:奉劝大家千万不要陷入细节,什么水管透明不透明,什么大便时拉帘不拉帘,什么牙膏里挤出了东西……这一切都不用问,只要弄明白一件事即可:这究竟是不是严肃的科学研究? 至于他的“绝食”算不算科学实验,陈建民没有直接回答。他告诉记者,在他“绝食”之前,已经在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接受了6名专家的体检,预计会在今日(4月1日)接受多名医学专家的体检,结果大约会在第二天公布。为了让这次科学实验有价值,他主动提出以后每隔10天或15天都要抽血。 “老中医,只是前台的木偶人而已。”司马南说道:在当今商业秀中,只有招惹尽可能多的人注意,尽可能多地吸引人们的‘眼球’才能实现赚钱目标。某些财大气粗包下山沟等着发旅游财的人,才是整个事件的幕后主角;而某些故意把水搅浑的媒体人也是不可或缺的表演者。善良的读者应该晓得,绝食表演的本质不是绝食,而是表演,正像舞台上魔术师大块切割女助手并不是真杀人一样,表演绝食不等于真正的绝食,大家切莫当真。(此节选自司马南的书面回应)至于人们关心的绝食表演到底能持续多少天,司马南说,“在非严肃科学实验条件下,绝食表演的天数是根猴皮筋儿,长短由之,远不是49天可以打住的,490天也并非不能。因为“运动员”,“裁判员”,“运动规则制定者”都是一家子,天下没有比这更方便创纪录的了!” 在电话中,司马南向记者谨慎地表示,“在当今社会,某些人有上演闹剧的爱好与自由,而‘司马南们’也有实话实说评判闹剧的权利。”司马南强调,中国是一个巫文化传统很深的国家,超自然能力表演的本质是巫术戏弄科学,温故知新,超自然力表演再次沉渣泛起并由部分媒体不负责任地推波助澜,此现象需要社会适度地给予警惕。 嘿嘿,正因为他学了气功,所以才知道其中的猫腻。你还没说一件事,司马南曾经是司局级新闻机构里的处长呢。怎么样?觉悟不会比你低吧? 正在四川表演绝食的老中医陈建民,闻此言当即发出“挑战”,邀请司马南先生亲自到现场,他要用事实来“说明一切”。陈还广发“英雄帖”,希望全国各地的打假斗士都来现场为他见证。 新闻晨报报道,3月26日晚11时40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社会记录》栏目播放了陈建民绝食一事,并采访了中国反伪科学代表性人物司马南,司马南表示,挑战美国魔术师大卫•布莱恩的提法就是荒唐的,逻辑混乱,“在我看来这是一场商业闹剧,跟科学实验毫无关系!” 用已知的科学来解释未被认知的大千世界---这叫狂妄和无知,甚至是流氓,于是小丑无赖都出来表演了。又以新上帝来痊释世界了!这些只有无知无畏的之人才做得出的。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得到司马南对于挑战的答复。”陈建民说,自从朋友告诉他此事后,他当即表态希望邀请司马南到现场来打假。“当然,不是我以个人名义邀请,而是由公司出面,因为公司才具有出面邀请的主体资格。” 陈建民透露,十多天来,他还没有排泄过一次大便。陈建民说,他现在基本上每隔5天刷牙一次。“有人怀疑我吃牙膏状食品?”陈建民反问,“即使牙膏里面是粮食,那样一点食物能撑多久?这种说法很可笑,何况这些物品在送进来之前都是要登记的。”至于水的问题,都有公证处、防疫站等多方监督,而且还有检验报告。 司马南,早年学习气功,但由于师出无名,又想尽早出人头地,于是趁全国灭的机会与天津的所谓不务正业的原物理学家成了讲科学的讲师团的头号人物,司以毒攻毒,用气功来反气功,是个真正的假大空制造者!此人心比蛇谐还毒。所以不得好死! 对于每天两次遮上布帘,陈建民的解释是:每天两次共4个小时,他都要进行“静坐”修行,“静坐”其实就是一种练气功的方式,而在我国,有关部门是不提倡练习气功的,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引起游客的误解。是否在“拉帘偷食”?“这不都有摄像头在监控记录吗?” “至于老中医挑战绝食,我觉得存在骗人嫌疑。”郭正谊说,陈建民以“静坐”为名,每次遮上布帘两个小时,而且一天两次,这本身就有很大问题;再次,陈建民上厕所甚至要半个小时,既然绝食还能有那么多次“大便”吗?最后,既然绝食,还用得着刷牙吗?谁知道是不是在吃压缩食品? 郭正谊说,大卫是在当地电视台的配合下,巧妙使用了一次“隐身术”,趁每隔四天补充水的机会,一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克隆人”替他坐在那儿饿上4天,这样的轮换才使大卫•布莱恩坚持了44天。 司马南指责绝食表演不具备起码的实验基础,并质问“谁是科学家?哪家科研单位在组织?基本的科研规则在那里?”“一出自编自导自演的行为艺术,一场精心设计的表演秀却要扮作科学实验,居然得到某些媒体的呼应,简直岂有此理!” “我已经听说了司马南在央视的说法,”前晚,正在“辟谷”的四川老中医陈建民在电话中有点气愤地说,“如果他再有类似的行为,我可能会以个人名义起诉他涉嫌诽谤,因为他根本没来现场!” 司马南戏谑道,“作为一场商业秀,戏演到这里已经很成功。不带任何偏见地说,此策划案例完全可入选北大光华管理学院MBA案例作为教学参考。” “我看不起他,永远不和他合作。”陈建民说,即使到北京,他也不会和司马南合作,因为很多真正的气功大师都不理他。“这次,司马南打假打到我的头上,我非常生气,所以希望邀请他到现场来,”陈建民说,“不过,我断定他不会来!” 在“绝食表演”过程中,尽管又有当地公证人员公证,又有公众代表监督,还搞摄像监控,又请来主持人现场大发感叹词,甚至还有“工会主席”的“党性担保”,医保卡只拿来买药那你可亏大了但是,这些都是十几年前中国伪气功猖獗之时,那些所谓的神功大师、特异功能人诸如四川严新、胡万林等常用的把戏,就凭这些,根本不足以证明这是一次严肃的科学实验。(此节选自司马南的书面回应) 究竟谁是粪青哟?为老中医们摇旗呐喊的,大都是些没有文化或者有险恶用心的人。不知道你这么起劲的反司马南,莫非你和那些个大师神人都有一腿? “我一直在关注‘绝食’的进展。”前日下午,另一名“反伪斗士”、原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郭正谊在电话中说,“我们也在等待陈建民的上门挑战。”他说,他已经和司马南商量过对策,至于如何揭穿陈建民的“伎俩”,他们已经初步达成共识。 “这难道还有猫腻吗?”陈建民对此很奇怪,“这么做的话岂不是在开国际玩笑?” 我注意到了表演绝食的老先生诚邀我到现场,但我本人没兴趣也无必要再为闹剧助兴,尽管策划人很希望这出戏再掀一个小高潮。多有得罪了,我实在是没有配合演出的义务。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这只是一场商业炒作,如果司马南再去现场,岂不是上了策划者的圈套,进一步提高了它的商业知名度,所以我不屑一去。(此节选自司马南的书面回应) 日前,正在四川雅安\辟谷\的老中医陈建民,在\全封闭\挑战\绝食49天\纪录的同时,仍精力充沛地向远在北京的\反伪斗士\司马南发出另一项\挑战\:欢迎他来现场打假。在拒绝了多家媒体的采访意图之后,昨日,司马南终于接受了晨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并坚称陈的所谓\绝食挑战\提法不准确,应称\绝食表演\;在司马南眼里,\绝食表演\不过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商业闹剧,根本与科学实验无关,自己不会落入商业炒作的圈套,更不会到 但当从记者口中得知司马南不去现场的消息后,陈建民有些“失望”。“他是不好意思到现场,”陈建民十分自信地说,“事实会让他改变看法,等于打自己的耳光,司马南会无地自容的。” 记者前日获悉,已经进入“绝食”第11天的陈建民,自称身体很硬朗。在玻璃房周围,工作人员用钢管搭建支撑起来的庞大防晒棚已初见雏形,可望在近日寒潮离川之时投入使用。 在这之前,郭正谊曾对大卫•布莱恩的绝食表演发表过看法,他认为这类表演不但没有任何科学意义,而且44天的生存极限纪录根本就缺乏可信性,充满了作弊的嫌疑。他说,从理论上讲,一个人不吃只喝仅仅能够存活7天。现实中,虽然曾有矿工被困井下15天后生还的奇迹,但那也是在吃完一切能吃的东西后创造出的。 相比郭正谊,司马南则主张从大的、根本的方面着手,为阐明自己的观点,他专门为本报写了一份书面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