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会三七生先生言语:痛风(节选)-----转载自

  • A+
所属分类:中医
Tag:那个刚才我自己体会啊,就是受三七老师的启发,加上我自己对于病的体验,我觉得这个痞字啊,非常重要,就是上下隔绝不通。我个人认为,要治痛风,先解决心下痞的问题,就是心
医道会三七生先生言语:痛风(节选)-----转载自

医道会三七生先生言语:痛风(节选)-----转载自

  

医道会三七生先生言语:痛风(节选)-----转载自

医道会三七生先生言语:痛风(节选)-----转载自

医道会三七生先生言语:痛风(节选)-----转载自

  那个刚才我自己体会啊,就是受三七老师的启发,加上我自己对于病的体验,我觉得这个“痞”字啊,非常重要,就是上下隔绝不通。我个人认为,要治痛风,先解决心下痞的问题,就是心下结滞,这个上下不通是最讨厌的。这个任脉不通的话,你去给他调三阴三阳,我觉得不大可能,有可能是调一调它就回去了。昨天刘德会老师给我扎针,扎完了以后,两个小时起针的时候说了,心气开了。其实我告诉他,昨天中午我就没吃饭。为什么没吃饭?我就觉得这儿堵得慌,是吧?那这儿堵得慌,和左脚疼它就构成了一个关联。但是很多人意识不到这个关联,是吧?所以,心下痞要解决,刚才三七老师讲了这个泻心汤,我们有半夏泻心汤;有小陷胸汤;有这个黄芩黄连泻心汤;还有甘草泻心汤;附子泄心汤。这些都是仲景先师给我们留下治疗这个痞,也就是这个上下隔绝不通的具体操作方法。这是一个。 你升起来的时候,如果上没有一个降的机制,他就会出去,就是向上破出去,回不来上面就汗出不止。现在有的小孩,一躺下之后就冒汗,一动就冒汗,那就是上面的盖子不严了嘛。就像热水壶,如果要不盖盖的话,它一会就凉透了,气就散了。上面它在表现成发热的时候,内在是不是正在失去热量?也就是阴中它正在损阳啊。足下边就要发凉了,腹中就要胀满啦,肚子痛了,吃东西不消化了。他阳哪儿去啦?阳从上面跑了。这种情况,你要想温中啊,它可能不好使。温中不好使是什么原因呢?就是上面的盖子不严。你盖住它,它就好了。如果你盖它也不行的时候,可能就是它内中实了,有阴的东西在里面格住了。 徐文兵:说到燥湿,阳入阴的问题。刚说了三个阴的卦象,然后说阳是啥样的。哎呀,好家伙,这都是违反我的中医理论的。 好, 这是开的部分。合的部分就是启动点的问题。开的部分我再重复一下,启动点如果用麻黄,或者用细辛,其实代表他的病的层次比较深了,已经到下焦了,而且到下焦这个层次,如果你只用活血化淤啊,用一般的分清止淋的,它其实整个身体深层次转不动,转不动的时候,因为所有的药都是因人体的气机运转才能动,所以这个药进去力量就小了。所以,先把外面这一圈打开是很重要的。那么有的就是有虚的问题,而且我们打开的时候也需要一些能量来支持它,那么如果需要从下焦加一些力量呢,那么可以用小剂量的肉桂或者仙灵脾,附子要慎用,为什么呢?其实得痛风的人身体是相当好的人,就像早上徐文兵老师说的,他身体里是有热的,而且生命力是很强的,只是这个力量出不来,还有很多邪气在里面。你就想象是一个高压锅,如果你冒然用附子,而且是大剂量的附子,他会非常非常地难受,而且会让邪气四散,所以这个一定 要慎重。 再一个,要解决督脉的这个隔绝不通。我觉得任脉的隔绝不通这人比较重,如果是督脉和膀胱经的这个后背的隔绝不通,有的人就明显感觉他后背总有一块冰凉的地方,总是暖和不过来。这个痞也要解决。再一个,我就体会这个从阳入阴,我们唯一的证据就是经络的交接和循行。足阳明胃经下到脚趾头以后,就分出一支给脾,是吧?如果这个阳入不了阴,那么肯定就在大拇趾那儿,结出一块东西来,这是不是阳入不了阴?那你怎么解决这阳入不了阴?这实实在在在这儿摆着,是吧?那么如果它在胆经上出现这种寒湿或者湿热,那么是不是会在第四趾,这个足窍阴那儿,它也会出现一个由阳入不了阴?那么它会不会在外踝表现出来疼痛?那么从膀胱经的至阴穴上也是从它分支,然后入到肾经,那么会不会在那儿也会出现问题?这些都是阴阳交接的关键的地方。 我曾遇到一个病例,他也是长时间重用了附子之类的药,就说扶阳嘛。开始一段时间觉得消化很好,很能吃东西,但后来越来越瘦,腹中出现了一个硬块。这个块他感觉是很实的东西,可能医生就容易理解为什么症瘕积聚之类的坚实的硬东西,或者理解为一个阴凝的东西。那么怎么办呢?就破它呗。破阴凝的东西用什么?还是得用辛温的东西,不断加量。我就不信我打不过你啊,我就加量,结果越破那东西越大。后来,他感觉不对,就不用了。之后就到我这来看。微妙在脉,不可不察,一看脉才知道,其实这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实的东西。脉之有尺如树之有根,如果是个很坚实的东西的话,尺脉一定是沉紧而涩的阴凝之象,有个非常坚实的形,在脉上也能见出来。他这个脉沉取是微细,根本什么也没有,浮取是浮弦,非常微弱,不仔细摸都有点摸不清楚。是那种形和势都非常小的脉,正符合灵枢说的脉阴阳俱小。他阴阳都很小,这时候怎么办呢?你要用苦寒的药,那它的阳一下就没了;你要用辛温的药,它阴也没了。反正怎么用都不对。这时候只能是调以甘药,甘药,整体上味要甘,不偏阴,不偏阳。同时,量是关键。说用药的量是关键,这个是对的,但不是说量只有大才对,不够大才叫量是关键。在这种情况下,他这阴阳俱小的时候,是你量小的程度够不够,才是关 键。你只有小到能与他这个脉象的承受力相应的时候,它才会启动。 我记得我妈的老师叫马衡枢先生,最早教徒弟的时候,用的也是《伤寒》和《金匮》,后来发现这些学生们但求速效,就觉得用麻、桂、附啊这些就能见到反应,但是往往出事。后来呢,老先生就把教材改成《医学心悟》,就相对平和一点。所以如果学中医的话,应该讲一个阴阳的调和。单独强调哪一门,我觉得不管他医术多高,从它立意的角度来讲,那就是错的。 这实际上又是涉及到了一个寒热真假的问题啊。真寒假热,真热假寒。为什么一个口腔溃疡久治不愈呢?口腔溃疡,“诸痛痒疮,皆属于火”,它肯定是个火。火气在上面,老百姓也知道是上火了。但是你不断地清火的过程中,为什么它总出现呢?就是说又犯了,反复发作。有的时候灭火了,他觉得好了,但是过后他又犯。这是老百姓也都知道的——治标不治本。什么叫治标不治本呢?就是他的所有方法都是针对表面现象在治的,他没有考虑到下面这个根本。 上午说这个阳明,阳明和太阴的问题也是一对。三阳不是乾吗?三阴也正是坤。这个乾卦要入到坤里面去,它是靠的一个阴的力量,上面这一阴是它把它压下去。所以你看这个泻心汤、栀子汤,黄连、黄芩之类的,就是《伤寒论》上边的这些阴药,它都是用在这个层面。黄连是从离中一阴开始用,黄芩的话用的是兑上一阴。 三七生:哎,这是个问题,所以刚才大家说那些方法,都有这个含义,就是你用这个药,它实际上就是这个作用,它(药)之所以能见效了,就是因为它合于这个理。这是用药,这是方法的问题。如果说要是明白这个大的理论,方法每个人可能用的不一样。我方法上实际上很有限,主要就是《伤寒》的这些方子。但是那个东西一旦要入到骨头里,没有特效药,就是西医讲的说——进不去。就像什么透骨草,它可能这个东西就透进去了。 三七生:(黑板上写着)这是火。到厥阴的时候比较特殊。所以风是阳是阴?它跟火比它就是阴,但是它跟寒湿混到一起的时候它又表现为热。所以有一个问题就是困扰着中医上百年的问题,就是说这个风的问题。怎么处理它?为什么我们这么好用那种什么清利湿热?下焦湿热,为什么那么长期好用那个龙胆泻肝丸?为什么用了之后造成肾衰了?那实际上是这个风的问题,风是什么?风是一种生气呀。 三七生:拍打这个东西为什么见效?棒子打进去的时候啊,打到骨头的时候啊疼疼疼,完了之后打肿了,不疼了。它走到阳的时候,现形的时候不疼了。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是那种那个青瘀象,那个拍打的萧宏慈,他能打出这些东西来,见效会很快。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那个东西不能太深,深的时候你打不出来的。而痛风这种东西,它实际上是入骨了,痛风这个名字不太准确。准确是痹症啊。痹是风、寒、湿三邪合而为痹。 徐文兵:哎呀!大家热烈掌声感谢!看看,谈不上提问啊,大家如果受到三七老师讲的有所启发,也可以畅所欲言。看看谁要说两句吗?刘德会哪去了?来来来,李辛说两句。 咱们法上是可以变的,法是应变的,理是恒常的。所以常是理,有常有变嘛。“不知常,妄作,凶”,那不是道德经讲的嘛。咱们先要知道常之后,知常才能达变。你总是在这个变上去求,最后常一直不知道。这就是说“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最后弄了一大堆,不知道该用哪个。那你知常了的话,可能一言而终,一招制敌,半步崩拳打遍天下。 徐文兵:三阳怎么下来的呢?我们吃完饭再说,大家鼓掌。三七老师有临床、有理论、还有口才,一下把我们这个痛风的讨论从技和术的层面上,提高到道和理的层面。当然我们之间也有神的层面,非常好。 三 七生:就像太极拳有很多东西,只不过就是这些东西在转。这是上午这个地天泰啊,它要交通的是太阴和阳明,也就是这个乾卦和坤卦。乾是阳明,坤是太阴。《太阴阳明论》里面有一篇专门就讲这个,阴阳之间互相地输布那些气血啊,就是这能量。做了这个,感觉到的气在升降的,症状一定就会变。 这是中上啊,中上焦的意思都有了。那么下面呢,它尺脉已经浮弦起来了。如果尺脉沉的太过的话,实际上还是需要提起来点。而且沉的要是带点涩,带点紧,附子肯定要用的。但是它已经浮弦起来了,附子就不能用了。如果说要用的话,得极少,现在看来是说不应该用了。就是昨天我已经说到那个,当纯阴纯阳药都不能用的时候,得用阴中阳、阳中阴的东西。在似药与非药之间,用子儿啊、仁儿啊之类的东西。而且这个东西也还有个量的问题,量如果大了的话,它又承受不了。所以,量是个关键。问题是你能不能想的正好与它相适应。小到什么程度呢?我发现就有一种虚人其实它需要用极小的量,我用益智仁来代替附子,它俩实际上就只不过程度不同,意思是一样的。智,肾主智,能益智的话,它也应该可以补肾。但是它没有附子那么刚猛,气没那么厚,这正符合了少火生气的那个特征。那么用多少呢?原来我想的是一半,后来发现,它能破成三瓣,所以一次就用它的三分之一。像桔子瓣样的三分之一,很小的量,那是它的量。然后与它配的,就是菟丝子,也就是一小匙,八宝粥的那个匙。它俩是一对。上面四君子都有了,这一对再一下来,意思就是要把它收进尺里去。这是右路,金水要降。 一挂水的话,它先是入肺,入五脏的话,先入肺,先咳嗽,比较表浅。完了止咳,然后一直往下克,金克木去了,最后就入了厥阴——入肝了。入肝了的话,可能就从感冒病毒变成了一个乙肝病。 这里面又涉及到了一个虚实之辨的问题。如果它内是实的话,实则泻之。它阴实的话就得泻了,理中四逆也就用上了。这个阴实一泻掉,阴一开之后阳马上降了,因为阳是被阴格住了。 三 七生: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也就是足太阳经在往这个足少阴肾经降的过程中,它实际上是什么?是太阳要入少阴,太阳入少阴的话,实际上也是君火要入到相少火里面的一个过程。这个时候它是和两个经——手足太阳经的关系非常大,而且这个手太阳经它是小肠,它(小肠经)是主液,它和脑髓和骨头都有关(?)。有的时候什么脑萎缩、什么颈椎病啊、肩周炎呐,它正是一个手太阳的问题。它最后又导致脑萎缩,就是液脱症状,脑髓不满。那实际上是火弱了,并不是火太多了。丙火和辛金,它俩合化才变成水。辛金也就是肺这个气,没有那个丙火之高温,辛金也不能生水。 还有一个动作呢,可以配合手,你在向下的时候,手向外展开托起,这是“地气上为云”的意思,这时候要吸气,就说这个手向上抬的时候要吸气,完了腿就站起来了,我来做一下啊。放到上面了,于是已经到了头了,它翻过来了,翻过来向下扣的时候,向下降,腿再向下屈,然后呼气,这叫“天气降为雨”。它走的是直线, 雨是直下来的,地气是这么上去的。要注意你手上这个气感,大家可以试一试啊,它会很明显地就这么来了。就是你这个动作做到非常沉重的时候,怎么也下不去, 做了个这个动作可能就一下松了。它实际上很多动作,最后都练这个,只不过这个把它简化了。 三七生:所以说我们这……你要用凉药解决他这个症状,实际上它越来越深入。其实所谓的痛风它还是一个筋骨病。筋脉肉骨皮,还是在肢体上,并没有入内脏。如果您把一个肢体病给治成内脏病的话,那就是治逆了。我有一个经验:有一个老头,几十年的腿痛,腿疼,到了七十多岁的时候腿疼突然好了。我让他检查,这时候血糖高了。这里边看出来一个因果关系,在肢体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疼,当他不疼的时候,已经入了内脏了,已经是变成了一种功能性的问题了。 三七生:一阳位置不一样。在上面那个叫太阴,艮卦,它与太阴相应。而那个少阴是坎中一阳,阴在外,这是坎卦。厥阴是震下一阳,就是震卦。所以一个比一个深。厥阴为什么说两阴交尽的时候,它已在最深处,它这是比它(坎阳)还深。正因为它入极了,它已经走到最底下了,所以它才要升起来。这是在大寒以后,这一阳就起来了。如果说阳没有入进去,它就起不来。所以春为萎厥,人就趴下了。在冬天的时候它使劲耗这个东西。它不封藏,不把它给藏好,就是《内经》里面说的:“若伏若匿,若有私意。”就是两面儿都不露,两面儿都是阴。阳它在里头。但是这个时候(震下)它已经露出来了。露出来而且还要“唰”的一下起来。那这个东西它是一个载体,天覆地载,它是载,就像一个车、一个船,它是能把那些阴的东西载起来,如果它要载不住的话,这个东西要漏了的话,这些阴就下去了,所以下利,太阴的表现首先是下利。那个痔疮什么的那些东西、那些血,底下泻血,那不都是下焦去了么。一说又是热,实际上那是阴的东西,那些东西都有形的东西,液态的东西、固态的。那你不是正好底下漏了么?阳载不住,它才漏了么! 同时又是一对表里的关系,下面在里,上面在表。在表就容易被人感觉到,所以他就很容易感觉到热,尤其是在广东那边,就说上火、热,包括现在北方都是这种,老百姓都知道上火。是上火,上边是火,下水他忽略了,这里是个标本的关系问题。知标本者,万举万当;不知标本,是谓妄行”。于是,他就对着上面那个火采取了行动,要灭火,所以凉的东西就流行起来了。凉茶,它用凉的东西,其实凉的东西也 是可以的,因为凉的东西它是主降的,它是收降的。但是如果说你要用这个苦寒的东西啊,要想把这个火灭掉,它就出了问题了。 三七生:在这里休息啊,就感觉阳不入阴,今天的状态就不太对,感觉有点阳不入阴呢,眼睛有点合不上,这个建筑里面感觉让人阳不入阴呢。 三七生:那一定是石膏,白虎汤就是石膏,真武汤就是附子,黄连阿胶汤也叫朱雀汤,就是黄连。黄连它实际上是对着那个离中一阴,生石膏对着这个是兑上一阴,附子对着这个是坎中一阳。它们都是那个用,阴体、阳体中的阳用、阴用。它不是直接补体,而是体中之用,它的“用”受损了之后,才用这个东西。但是“体”如果受损的话,这个东西都救不了它。所以,只有“体”受损的时候才致命,“用”受损的时候不致命。他肚子、腰以下已经全是水了,还死不了。但是一旦胸膈心肺积水了,就快死了。 三七生:这是最简单的一个,就是说你练功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是针对这个,湿…… 但是还有一种情况,它上面阳气用事太过,偏形于外。就像秋天的时候,气全在上面,热气全在地面以上,不能入到地下去,这时候反而需要一个肃降之气从上面给它收敛一下。白虎汤、生脉散之类的,都是在收上面这个阳的。 左路,如果它须疏的话,那么,木位还得有东西往外出,木位出的话,按照《伤寒》里的应该是桂枝、白芍往外出,桂枝在载上,白芍还是收着,它俩合起来,这就是协和阴阳的意思。但是,他右脉都那样,左脉根本就可能都摸不到了,就没有左脉。有些人左尺脉长期没有,所以会洞泄不止,就整天就是上厕所,一天得十来次。多长时间之后左尺脉起来了,腹泻就不断减少,减了多少年之后,最后才能一天一次了,左尺脉才实起来了。但是有个前提,先得右尺充实起来,然后才能转到左尺。有个左尺没脉的病人原来走几步都无力,后来又能干体力活背上百斤的东西了,它得有这么个过程,都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 三 七生:张锡纯不都用的野台参么,还有潞党参。党参,它跟黄芪的形状很像,它俩都一长条儿。视觉上的感觉很像。都是那么个形,都可以补气。但它俩之间的阴阳 就有差别,你看那个黄芪,一放到水里,一下就飘到上边去了,党参就往下沉。黄芪一掰就断了,宁折不弯,性刚。好的党参可以缠在手上,它绕指柔啊。阴柔的东西它是偏阴的,是可以入五脏的。黄芪一掰就断了,刚的东西,它是走表,走卫。 三七生:这里面是偏苦温比较对的。它内里是寒的,咱们已经知道它是风寒湿造成的,而不是湿热造成的,它不是夏天暑气的时候伤的,而是在伤于冬那个疼。所以那个疼把里面那个阳入阴的道堵了之后,造成了痛,冬是阴,痛是个火。所以你要是光是通那个东西,就像高血压的问题,也是一个通路的问题,交通堵塞怎么办?扩张血管——把马路牙子先拆了吧,不是个道理。你不能把人给疏散一下吗?路都没了,那人不死了吗? 三七生:这个时候要面对太阳站着的话,太阳它照着你前面。然后你就两脚内八字站立,这是合阳明的意思,有点像内扣的意思。然后呢,就屈膝这么一屈一伸。这几个动作的时候,膝盖那地方会感觉到非常沉重,前几下不觉得。这时候就是在脾胃里面那个寒湿的气往下走了,就您刚才说要走大脚趾。它膝盖是一关,那一关不容易过去,你只有先把它给弄过去之后,它脚下才会觉得热,大脚趾那地方才会觉得有气往里走。 然后继续做,突然间就感觉特别轻,膝盖哎,一点阻力都没有了,脚下才热。热完之后,从这个大脚趾再向内,一点点儿往上走,一直走到腹,就腹为阴这地方,太阴这地方。腹中发热了,也就到位了。它剩余的那气还可以往胸中散。这是一个动作。这个动作非常简单,就是只这么做,对太阳,就可以了。有人已经做了一两年,感觉很多病都没有了。 我举个例子啊,变成水火既济的话,它是得这两个阳下来,下来两个阳,完了这两个中间它再一换,就这样一套东西都得换。所以现在不止一个痛风病啊,所有的病都有这个问题,一个是说表和里,表里之间是相反的。同时这个上和下也是相反的。实际上也就是说他阴阳之间都是相反的。上为阳下为阴,表为阳里为阴。在下的应 该升起来,在上的应该降下去;在内的应该出去,在外的应该进去。所以阳入阴出,阴升阳降。所以“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 徐文兵:那您觉得在白虎汤里边,是粳米更能体现你刚才说的那个收呢?还是石膏能体现您那这个收呢?白虎汤里边? 最后一点,说这个痛风的结晶导致了疼痛,它这个病位或者说邪气,到底是有没有进到骨这个层次,我个人的观点,比如一百个人里面,大多数并没有到骨,因为人的邪气的进入是跟人的元气其实是同步的。还是这个圆圈啊,就是说如果是邪气,或者痛风这些湿热、淤浊的邪气到了骨,从气的层次来说它其实已经到了下焦这里了,肯定有这样的病人,但是大多数人其实下焦这里并不是真的很虚,只是有一点虚,还有中焦这里有一点虚,问题是上焦和外面这一圈。所以当这里打开了之后 呢,它是可以出去的。这也是我认为大多数痛风,它用药要偏气一点,血的部分要少一点的原因。 三七生:火和风是现在最常见的,少阳的问题,少阳底层是厥阴。这个实际上现代人最常见。所谓的什么腰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痛,这实际上也是,只不过它没有那么深,检查指标没变,还不能说是痛风,但是它的那种疼痛比痛风还要严重。这种疼就是那个带状疱症,就是火那种痛,就是火辣辣的,一捥一捥地痛,那叫痛。他感觉到是一种火烧相。但是,你要灭火了,他可能是会不痛,但实际上他的问题还是一个阳不入阴的问题。它的问题在厥阴,有的时候你用少阳,怎么搞也搞不好,一用厥阴的药以后就好——当归四逆理中。 你做脚下热了,最后入腰入腹了,就可以了。以后呢,有的人通畅的时候,可能稍微意识一到,一下就来了。然后呢,就可以静坐了。你气在这儿你才坐,要不的话, 你坐不住。经脉不通你坐,越坐越累,最后弯下去了。你要是气到了之后,你坐着,它给你往上提,你想塌一下,都塌不下去。差不多少了。 三七生:对。它是以石膏这个凉为主,别的东西都是在配合它。粳米加上水之后,有点补充津液的意思。但是它实际上主要靠石膏的“凉”那个肃降。 三七生:实际上那就是一种很虚的表现,他收摄不住了。这也是说这个阴阳之间的一个转换,和这个相贯的。如果阳不入阴的时候,阴阳不能相贯,这个气就转不起来。刚开始上午咱们说这个三阳不能入三阴,实际上用一个卦象来表示,就是“否”卦。整体上三阳都不入三阴的话它就是一个“否”。“否”呢那个阴阳隔开了, 就天气不降,天气它没有下来,那边,地气也没有升起来。那么分成这三个组,它就会表现成有几个路线。但是整体上来说,其实都是一个否卦的范围,所以最后有个“痞症”,就是三阴三阳完全隔开了,就是下边完全是阴,上边完全是阳,就是“阴阳离决”,“阴阳离决“之后”精气乃绝”,人也就不行了。 三七生:就是往上这个力量是肝和肾的力量,你往上提的力量;往下压的时候,就是这样压的时候,那个盖子的力量是往下压,就是那个心肺的那个阴是往下压的力量。所以它是吸气的时候,他肾与肝气升起来的时候,气才能纳。为什么有人喘促?实际上他底下那儿没有阳往上载了。 三七生:不是,所以这个非常容易弄反。这个事我研究过,就像你打气的气管子啊,你看,你把它拔起来的时候,它气是进去还是出来的? 第一个,中医有不同的体系,像《伤寒》啊,像《温病》啊,它其实是一个阐述的体系。我的很多感觉跟三七生老师相仿。 关于痛风它最有争议的部分,主要是到底是用寒药还是热药?实际上重点不在寒热,像李东垣说过,是“补泻在味,随时换气”。他既然说到“随时换气”,说明这个寒热其实是随时在变的。就像今天上午有位老师说到发烧的问题。当这个病从阴症转阳症,一级级上来的时候,他快要好的时候, 他就要发烧了。这个烧其实是暂时性的,这个热不是我们需要去处理的,它代表了一个趋势,甚至稍微烧一点,我们就让他烧一烧,他能消化掉一些东西。这个热还能打通一些气脉,除非是要把坛坛罐罐都要烧烂的时候,才需要稍微控制一下。 那再往上看,它阴中为什么没有阳,它阳没有入阴么,它不就是那三阳没下来吗?三阳怎么下来呢?三阳下来反而要用阴的东西。 黄连汤怎么又不全是用阴了呢?要全是阴的话就不一样了。它中间用阳,还有干姜之类的东西,它俩就正好配出这么一个结构。所以阴覆阳降,上午说的是阳载阴升,阳载着阴升起来。下午说的上边的是阴覆阳降,没有阳的话,那个阴就毫无意义了。因为阳收不回来,所以用那个阴来收它。 三七生:然后你就得调一下啊。这个实际上一个也就是地天泰的意思,它的时间是在上午啊,七八点钟的时候,也就是阳明要入太阴的时候。(做功法动作) 所以,在这个部分,是形气不相得之后产生的一个郁的问题。郁的问题然后出现了,比如说假设有一百个痛风来说,不能说大多数是绝对的肾虚,大多数其实还是相对的虚,还没到肾这一节。因为,肾已经到了下焦了,一般大多数还是保持在中焦的水平。如果画一张图,下焦、中焦、上焦。一般得痛风的人,上焦比较厚,而且呢,上焦闭得比较厉害。所谓上焦的问题,至少是肌肉、腠理、皮肤这几层都闭得很厉害,而且由于闭住以后呢,慢慢在外面又结了些东西——风寒湿也闭在那里, 这个我觉得是占大多数的情况。这个闭住了以后呢,里边的气也出不来,就会郁在里面。就像我们燃一个炉子,上面被东西都盖住了,下面通风口也很小,它给憋在里边了,憋在里边以后就显得这个火很小,看起来像虚证,这是第一个问题。用现在大家熟悉的语言叫“表气郁闭”,这个表气代表皮肤肌肉或者说经络。 李辛:菟丝子,还有何首乌和芡实,这些药都是味道不是很重,而且有流通性,它既能够收摄精气、补精,又能够流通。中焦部分呢,经常用白术、茯苓,或者用四君子。我这些年发现有一些药很好用,一些香药,小剂量的白豆蔻、小剂量的木香、沉香。沉香也对下焦有一些力量,比较好用,忍冬藤也是一个非常好用的药,藤类药。 其实,刚才咱说到这个阴和阳啊,那个痛实际上是个阳的症状,疼是个阴的症状。疼,疼是什么呢?是凝住了,所以一般感觉不到。它是什么凝住?是阴凝。这个痛呢是郁阻,瘀而不通嘛。这个郁是什么意思?(写鬰字)阳郁,实际上往往是什么?是阴凝在里边,阳为表,阴为里,我们容易感觉到的是表的东西,里面的东西不易察觉,为什么? 三七生:用龙胆泻肝汤的话,它还是在泻火。它阴凝,知道他阴凝了,只有对症下药。 三七生:太阴没开,姜这里有阳,才能把上面的阳给接下来。不然的话,就是断为两根(阴爻)格着。胃以上都觉得胀,底下是阴的。但是有个假象,上面一胀反而热,或者渴,想吃东西,想喝凉水。一下去就胀满了。但是说药它不一定就是这几味药,这是一个表法的东西。就是它作为这个位置,这一个爻,这个三阴中的阳药。阴为体,阳为用,就是有了这个东西,它才起用,不然的话,他起不了用,就成个死的东西了。所以肝硬化,腹水,它硬化了,桂没下去嘛;那腹水了,这个姜也不行。所以说黄元御讲的——水寒土湿木郁,这是三阴病的一个大的合并症,其实就是阴中没有阳而已。 正因为它寒凝在骨,就引出了一个大的话题,经常说的话:就是阳不入阴了。现在很多人也都知道这话,什么意思呢? 这里有一个问题想跟大家探讨一下,因为我看过一些学术资料,它容易把痛风辩成血的层次来治疗。我们在八纲辨证里面其实要辨这个病是在气还是在血,因为这一点决定了用药是取其气还是取其味,是用重的味道还是用轻的味道。 三七生:没有了,他自己觉得真奇怪了,喝这么点药就没有了。你破它,它越来越大,你不破它,它反而没了。实际上它像皮球一样——痞胀,你把气收回去了,它才没了。 徐老师有一本书《字里藏医》,从字里边就能看出这个问题。所以刚才我一下冒出两个字来:疼、痛。痛风,疼和痛是不一样的。很多人他用完车前草之后为什么反复?他把痛给去掉了,但是疼在里面,疼是不易让人察觉的。痛的时候你不用碰它它就痛,疼的时候你按了它才疼。所以有些穴位就是你诊断的时候,按的时候疼得不得了,那才叫疼。你看那脚诊,足疗。它是在内,里边,深处。什么叫痛?什么叫疼?不很清楚了嘛。 这个火是应该降到下面的,它如果是地气上为云的时候,这个云实际上是很热的啊,它已经气态了,液态已经变成气态了。它上面一凉起来,这时天气就降为雨,气态的东西又化为水,降下来。就是气在水火之间转化的过程,火它又变成了水下来了,下来的这个过程中也就是阳入阴的过程。就是这个火变成水下来,这时候正是阳气入到阴里面去了。 三七生:益智仁算是阳中阴,菟丝子是阴中阳,实际上菟丝子和熟地是一个意思,但熟地是阴中阴,这类药实际上有一系列的药,它只不过以这个为代表,你可以取别的也行。 三七生:它没离绝,它就是格住了,这个是太阳不入到这个少阴,阳明它不入太阴。少阳它不入厥阴。实际上涉及到一个卦象的问题。那么三阴到底是什么卦?这是个问题,三阴卦是什么呢?二阴一阳,它之所以叫阴,阴就会多。但它并不是坤卦,坤卦那不是六气范围内了。六气是乾坤之六子,与六气相应。就是咱们除了天地之外,这个六子、六气,首先都是有两个阴,这三阴它都有两个阴…… 三七生:这个痛风,所感觉这个痛啊,可能它并不是你要处理的问题。就说你不要把它去掉,你要把它造成痛的原因给去掉之后,它阴阳相济了,这个阳入到阴里面去了,然后它阴中有阳了,这个东西不只消除症状,而且是让他内脏的一些功能恢复了,这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你无论用什么方法能够达到这个效果,都说明你这方法是对的,它也合于这个理。 痛是个病,但痛下面是一个甬,这是一条路出了问题,它阻碍了。而疼是冬天的气——它是寒凝在里边了。你不碰它你不知道,它是在内里。 每个医生都有各自的象限,像我瘦一点、弱一点,但是相对通一点的人,可能我碰到的病人都是这一类的,我看到的病人是需要流通性的多一点。其实每个医生他碰到的病人都是注定的,就像每个人交的朋友都是一类一类的,我只能讲我看到的这个象限的认识。痛风,在大多数情况,气的部分流通不足,要作为主要的一个考虑对象。这部分呢,比较好用的像风药——荆芥、防风。还有像藤药——海风藤,然后可以用小剂量的麻黄,麻黄其实就是打开一些窗户,把多余的气流通出来。这个风药,其实就是怎么把这个郁打开,把这个郁打开其实是有启动点的,启动点就是,你是从下焦开出来还是从中焦开出来。一般用风药呢,或者用桑枝啊这一类,其实是从中焦开出来的。但是有些确实郁得很厉害,而且他下焦还比较结实,他需要强力地通一下,那么可以用麻黄、用细辛。贸易医疗保障哪个好 贸易医疗保障品种有哪些。我觉得这个是我平时治疗的时候考虑的最基本的几个问题,就是说虚实的问题,还有就是气还是血的问题。 我再说几个卦象吧。三阴是什么呢?是坤卦。一、二、三,三个阴。三阳是个乾卦。加起来他们是一个泰卦,地天泰。如果翻过来的话,那是个否卦,天地否。 三七生:唉,有的时候正好相反,因为这个到底是阴是阳啊,实际上这个时候很接近它了,您弄清楚之后再也不会错了。不是死记硬背,因为它就是容易反。 徐文兵:对。痛风最后形成的结晶,在关节滑囊出现的结晶,在肾里边出现的结石,那都是阴寒凝滞。 徐文兵:我加一句,这是实战的例子。我临床中碰到过,有的大夫把下垂的胃,当症瘕积聚来打,有把下垂的肾也当症瘕积聚来打,还把肿大的肝和脾拿针来扎。是吧?所以这个东西啊,术不可不慎,刚才说这个例子啊,咱们不深究了,从他说的这个肿块、硬块越治越大这个角度来讲,所以好多打着扶阳派、火神派的名义在搞这种粗工汹汹啊,确实值得我们引以为戒。 三 七生:它是走卫。参可以入阴,那是它自身的性。如果说是他自身的体质现在偏点阴的话呢,同样用有点阳的白术、茯苓、炙甘草,把它提起来。如果他自身的体质已经偏阳往外散,就用麦冬、五味子把它收回来。所以,上面,同是一个补的法,这三味药已经把上面处理得的很好了。当然,那个参的质量会起到很大作用,如果是一个非常好的参,那真是!你看脉不起的,它一下就起来了;脉气不充实,一下就充实起来了。 还有一个就是我母亲经历的。她脚脖子上总是肿,就是这个右脚脖子浮肿,但是她没什么问题。有一回就是帮人家搬菜,搬到五楼去,累着了,那天我一摸她脉,出现 结带脉。是心脏出了问题,再一看脚脖子不肿了。你说那是好了吗?我说你怎么这么干呢?热心也好,别拿自己开玩笑。然后弄了几天之后,脉连起来了,一看脚脖子又肿了。所以这个病。你说她是好了是坏了?治病要求本,人家说诊病一定也要看本。你要治标的时候,让一个表面现象消失的时候,你认为他好了,病人也认为他好了的时候,但是他实质上是好是坏呢?这是个大问题。如孙老师说的那个疗效评价,这疗效都认为很好,皆大欢喜了,过两天死了。有那样的,这是怎么回事呀? 三七生:对,还有一个案例,那个是相似的一个案例。说到这个案例啊,那个人呢是吐,在短期之内瘦了很多,一般一看他明显就是的太阴不开,用理中汤什么的给治。理中汤用了十克以内,按理说从他的感觉上已经很小的量,但是不行。后来也是到我这来看,一看脉,跟前面那个病人是一样的脉,除了症状不一样,脉是一样的,所以用的药也是一样的。用完之后当天晚上没吐,之后就可以了。他吐到什么程度?就是必须得半夜以后睡觉,说是如果不超过那个时间要睡了的话,一定起来吐,白天吃的东西都要吐完。似乎是反胃什么的,他根本不消化了,已经虚弱到那种程度了,但形上好像还没有完全到皮包骨,缓过来也是很快的(不久后已结婚生子),那个也是这样的。其实理中那个意思,它是要把阳弄到这儿(艮上一阳),但是,那个法它到不了这地方,所以就解决不了问题,只有这么着弄,才能下去。我根据这个原理啊,就是地天泰和水火既济啊,后来搞了两个动作。这两个动作,因为我自己身体也有问题啊,有时候要看病的话,精力不够用…… 三七生:“呼出心与肺”。那么肾与肝是什么?它是主升的,所以在升起来的时候,它吸气,其是也是把肺给托起来了。那么你往下一降的时候呢,“呼出心与肺”的时候,它也就是在把肺降下去,所以把气吐出来。 这个腹内有块的病人,用到这个方子的时候,一天之后,就感觉不太明显了,好像是两天是三天,那块就没了。 三七生:为什么仲兄说附子会不行呢,当时我想附子它可能入不了骨,可能别的东西可以入骨。砒霜可以入骨,但是一般不敢用。所以有些东西为什么用砒霜呢?大热,骨头都热了,能让骨髓都销铄。但是说如果他已经是个冰块的话,他就不销骨髓,只不过把它融化了…但是一般人就完了。刚才说到哪里了? 三七生:对,他的脉现在记不清楚了。就是说他脉是浮的还是沉的,如果是沉的话,应该是用补气的药。但是你不论补什么,它都得用参,就是说这个是一定的,关键是与参配合的东西是什么?是要把它抬起来,还是把它降下去。这是取决于他的脉象。如果它浮有点大的话,那一定是麦冬、五味子,就是生脉散;如果它沉,不起来的话,就是白术、茯苓、炙甘草,就是四君子。人参主补五脏嘛,它主要还是入肺和入脾,从脾肺入。四君子把它抬起来之后,它要直接入到肾和肝里,不太容易。 三七生:辛金这个凉一收,把这个丙火高温收进去之后,这个气态的东西变成液态,就变成水,也就是坎。坎卦,中间有一阳。这时候咱们怎么把这阳收起来了呢?找一个太阳很好的地方,首先得有太阳。背对着太阳啊,让它晒到自己的头和背,与它垂直啊,这时候脚尖向外,脚向外八字站立,这取的是太阳开势。开的时候呢,就不用这个屈伸了,他把足跟抬起来,再落下。那个八段锦的马上七颠百病消,实际上也是这个道理。它是让太阳往下落,落的时候就像一袋米不太实,你这么踮一踮。因为阴的东西它是重的,它就一定会往下走,这头项、腰背这些阴的东西,一定会往下走。大家可以试一下,你不超过十下,如果身体好的,越好的它来得越快,这腿肚子那地方会像铅坠的一样那么重,赶上你那个登山登了半天之后那种沉重感。比平常来得要快,非常沉,然后一点点变轻,最后忽然间一下没了,跟前面膝盖那地方是一样的,脚下热了,涌泉穴热了,就跟不一法师讲那个涌泉穴呵,它真是阳气就这么下,到涌泉那地方,一点一点,唉,又上来 了。上来之后,它要入到后腰上去,后腰发热。这是背上的,腰背。然后这两个热点,一个在腹,一个在腰,它俩合到一起,实际上就是丹田里面腹中那个暖气。这个东西一转起来之后,这是人的根本啊,就是人的这个“脉之有尺如树之有根”,实际上就是这个东西,也是阴阳合和成的。是在水里面藏着的火,要没有这个水的话,火无所附;要没有火的话,它是个坤土,它也不是个水,就是寒湿气,最后变成水肿。那这个动作就是这么踮。还有一个跟它相配合的动作,就是那个水火既济。地天泰是这么的,水火既济是反着来。它降下去之后,先把它抱住,然后托起来,这中间是坎,这是一个碗,起来之后,这水升起,升到头上去了,这当然也是吸气了。脚跟抬起,升到最上面的时候,翻过来,变成火,火降。跟那个正好相反。意思是一样 的,这个是水火既济,那个是地天泰。然后再抖动,基本上就完事了呵。 三七生:其实它上面还有一个柴胡桂枝汤的问题,他俩是一对。但是说这个大部分有效,有可能是再深入点的话,可能就不行了,需要一些别的药。但是他的意思是一样的。 三七生:我比较敏感,说到敏感的问题,实际上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特别虚的时候人会很敏感,一种是神特别足的人也会很敏感。如果神不足,气特别虚的时候,这个气收不住,聚不起来,聚不成精的时候,它可能会化为神。就像是睡觉的时候做梦,梦到一些什么的,他容易通一些什么。 在痛风来说,是形有余而气不足。而这个不足的问题呢,我们要辨一下,就是说他是相对不足,还是绝对不足?当我们说是绝对不足的时候,那么,比如说刚才几位老师提到的,其实不外乎一个是肾的问题,第二种就是中焦不足,比如可以用四君子治中焦。 那用什么样的量?具体的药,我可以说一下意思,就是说上面这个盖子,如果它这个脉啊,寸脉是沉弱,或者沉细无力这样的脉,这都属于是偏阴的脉。上焦属阳,它应该浮起来。如果浮而弱的话,它在位置是对的,它在阳位。如果浮大的话,它位置是对的,但是它这阳太过了,需要收。所以白虎汤脉是脉洪大,它不只是浮大,是洪大,汗出不止。这时候,它完全就需要收降,没有别的意思。一看这个脉,你要是再去用什么发散的麻黄之类的话,这真是杀人于无形。麻黄汤的脉,一定是脉浮紧,它在浮的位置,但是它是个阴象,它收敛的非常紧,你只有破开它,气才能出去。但当白虎汤脉的这候,气在不断地外散,你只有收回来它,它才会下去,才能充实到里面去。 三七生:孙老师讲的用风药,是吧?其实就是风的问题。抑郁症就是风起不来了【风太过了吧?】,他就会抑郁。金克木,燥去克它了。生发之气,它出了地面就叫风。他刚出的时候叫雷,所以雷风是恒,人能活着实际上就是靠这个风,风能生人呐。 如果这个人阳气用得太过,上面全是一片阳的了话,那只有用更多的阴跟它配,三黄泻心汤就全是阴了,没有阳了。上面全燥,津液全没有了,这时候你也不用给他往里加水,直接一降温,寒热遇到一起,自己就合成水,一下津液就回来了。 三七生:都是阴成形了嘛。阴成形的原因是什么?是阳不化气了,阳不能布阴了,阴它就搁里边成形。那么其实所有的东西,那个肿瘤是什么东西?那不更是一个大的阴形吗? 三七生:凡这种人,气非常足,最后一次喝酒喝多了,一下血管破了。他那个阴形已经承受不了这么足的气了,虚人他不会脑血管破裂。你要没事给自己来一锥子放点血,他肯定没事。就像那个车带,要是没气了,你这么硬骑,虽然慢点,但是它不会爆。 关于痛风的问题,在《黄帝内经》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它讲到,人要形气相得。那么,这些年我见过一些痛风,我发现痛风病人他有一个特点就是,一般都是形体比较丰盛的人。形体丰盛的人自有他运转的特点,有他的长处,也有他的短处。他有些东西消化不掉之后呢,就会沉积起来,产生病。因为每个人不同,表现为痛风,或者表现为糖尿病,或者表现为肿瘤,或者是皮肤病。像我们瘦一点的人,不容易得痛风,但可能会得别的病。 三七生:温病也是这回事儿。引这就是法了,其实非常简单嘛。他们因为三阴三阳,这个从经络上讲是相贯的,阴阳相贯如环无端嘛,这阳明入的是太阴,太阳入的少阴,从太阳上讲其实都是走这条路。 为什么春天发温病啊?冬不藏精,春必病温。那就是说你水不涵木,那就木枯了,着火了。森林大火什么的都是这个事儿。都是因为你冬天没有收藏,水不够,它起风了。这个风就是一个虚,内风。这不是外来的太阳那种中风邪了。 第二个呢,是内有湿热,还有一些邪毒,湿热还一个问题就是多余的食气,这个东西闷久了以后呢变成了有一点邪、有一点毒,就像菜放久了一样,不是那种特别大的毒,问题是因为表气郁闭了以后,又有这个,出去的通道又不够。 三七生:能痛风的时候它不是肿瘤,它不疼,到肿瘤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所以能痛风的人一定是阳气很足的人。脸上一定是红的人,脑血管破裂的人都是阳气很足的人。 所以后来这个火神派理论流行以后啊,有些人口腔溃疡就好了,因为他知道用是四逆汤回阳了。阴盛格阳,这个坎中的一阳已经跑到上面去了。底下连坎卦都不是,它是个坤卦,变成这样,否住了。这个地方让三阳都下来的话,是个泰卦。中间这一对阴阳交换下来,就变成了一个水火既济。 三七生:它好不了,西医就好不了。(但用当归四逆)而且你要严重的话,没有一个超过七天它还不好。有的简直烧糊了都。零几年的时候网上有个赤水的朋友,他就按这个治的。拿出来完后还考大伙,我用什么药治?拿一堆照片,你看都这样了,几天之后好了。大家猜龙胆泻肝什么的。最后他说没想到这么干,这叫求本呢! 三七生:这是太阴,完了少阴。它是热。刚才说那个案例实际上是寒热(砒霜的案例)。 三七生:那就是走的上焦,还可以。我见的比较多的小孩多动症、抽动症啊,那不是厥阴风动吗,再严重点癫痫,就是走这条线,中间什么脾胃啦,还有就是…… 三七生:我不用神。我这种思维就是属于用理这种。我也看不见,也听不着。但是我看见这个东西我还能想一想,就是跟大家这个用法,你看说的都是这个方法。这个方法为什么会见效呢?实际这里边就有道理。它并不是不可说,实际上是有道理的。 那这个从哪儿来的?它是从上面那个少阳来的,少阳你下不去,它可以到这儿来。因为上面口苦、咽干、目眩,舌尖红、耳鸣,都有那个病,阳不入阴,所以底下就托不住。这是坎阳,郑钦安讲得够多了。艮上一阳,要是如果用的药,这是对应姜。 三七生:如果要中午休息好了的话,下午精神应该很好,起来之后感觉就是没进去。 三七生:“升降出入,无器不有”。你任何这个器,一个机器其实都是一样的道理。一个发动机它能转起来,一定会有个输出的过程,它才会产生动力。那么一定也会有一个机制,让它不致过于升温,要有一个降温的东西在,不然的话温度不断升高毫无节制,只有向外没有向内的时候,它就会破散。一切机器它都是一个原理。那么人这个机器怎么能不这样?它一定也是这样。 三七生:方法其实都是《伤寒》里的那些法。如果它在厥阴少阳的话,主方的话,在少阳的话可能柴胡桂枝汤,在厥阴的话可能是当归四逆汤,但是当归四逆汤它还兼着太阴和少阴,所以合着附子理中汤,就是当归四逆理中汤。就是三阴中的阴。 那么风、寒、湿这正是占了六气中的三气,风寒暑湿燥火,这也就是三阴三阳,这个三阴是什么东西?那不就是在内脏的话就是肝脾肾,《伤寒论》里面的三阴就是太阴、少阴、厥阴,太阴为湿,少阴为寒,厥阴为风。这风寒湿三阴里边都有了问题,才会有这个东西。但是他程度不一样。最深的时候在骨,痛风那就是寒凝在骨。 急下存阴为什么用苦寒的东西?它并不是往里加水,它只是给它降温,降温之后,它自己就变成了水了。所以地气上为云,上面已经变成一片火海的时候,你一降温之后,它就自己一下全都合成了水,天气降为雨了。所以你看烧一片纸,地下都有点湿,它就是火变成水了。阴阳之间,水火之间,不是绝对的,它们是可以互相转化的。为什么有的人用阴药也可以啊?就是说它有的时候可能正是应该用点阴药的。就像附子用过了为什么越用越寒呢?壮火食气了。你用阳的过程中正是把阴全给耗掉了。它阳就无所附,全散出去了。阳无所附的时候,它里面反而是虚寒。 三七生:噢,硬块啊,它需要一个收,是得收,但你用白虎汤一收,他不就完了嘛。 三七生:那是清湿热的,实证。虚症,真正补虚的方子四君子汤。后来,慎斋之后的胡慎柔,好用这类东西,治那个虚痨病,别的都不行,用这个很相应,慢慢养着,它就起来了。 这个天地否卦呢,是从先天卦来论,先天八卦呢是以天地立极,天气不降,地气不升。如果用后天卦来表示,就是这个水火卦。水火卦,火是炎上的,水是润下的,上面是火,下面是水,这就火水未济卦,就是六十四卦最后一卦“火水未济”。火水未济是水没有升上去,火没有降下来,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临床症状——上热下寒, 阴阳格拒。火是性热,水是性寒,所以很多人所谓的亚健康状态,往往有这个表现——上热下寒。 补肾方面,我的老师宋祚民教授也提到过一些药,他称之为补肾的柔药,刚才三七生老师也提到了一味就是菟丝子,菟丝子是我们常用的一个柔药。 第三个问题,中气和元气相对不足,那就形成了里边这个力量它起不来,显得很虚,外边又压在那里,所以就形成了一个形越来越大,气越来越小的过程,然后这些郁的东西就会越来越多。从这张三焦图来说,它的外面这一圈会越来越重,然后中焦这一圈呢,那些多余的湿热会越来越多,下焦就会越来越缩小。 我没什么可说的。除非说你也能看见,你也能像我一样去做。所以说这是神医的境界啊! 而这太阳为开啊,这是最表一层,所有的病最后都要走到太阳。到太阳这时候就出现感冒症状,发起高烧来。那就是所有的病走向痊愈之前的一个表现。一般老百姓最怕这事了,一烧了,马上上医院去,一挂水,又给引回去了。所以永远也好不了。 所以我看王孟英医案就非常怀疑,他说那个病都好,第二年就死了,很多那样的病例。那这“好”是什么性质?而且都是说他用凉药,就说是在救了那个什么滥用辛温药姜附剂之后的那种,他被解救了,但第二年就死了。那你症状可能是没了,也觉得很舒服,这又是一个标本的问题。 关于要不要用清热药的问题,比如说大黄,有些病人我会用,用它是因为即使已经把这个表面淤的部分打开,它中焦确实还是有一个淤积点,有这些积聚的湿热,你必须把它打掉,那么我才会用大黄。这次跟孙曼之老师学到了一个很好的方法,用胡黄连,一克或者是两克,打成面冲服,这个方法很好。还有石膏也是,看势、机、度而用,但是清热这个方向,它不是一个构成治疗的总体,总体方向不在这里,活血化淤呀这些也不是总体方向。 下面是“闻而知之者,问而知之者,切而知之者”。“切而知之者谓之巧”,他这个实际上在取巧。就是说我看不见,我也听不着,但是我可以根据你这个脉象的跳动,我搁里面分析出来。我这是用的一个理性的东西,思维的东西。虽然它慢了一点,但是说也可以。 所以所谓的痛风,它感觉到很痛,其实它和疼的程度来说,虽然它表现的很剧烈,但是它(痛)没有疼深。真正的疼,就像说那个麻木不仁的,那种它已经没有感觉了,它比痛更严重。没感觉,打一锤子都不疼那就坏了。糖尿病坏疽那种,那个脚趾烂掉,他不知道疼啊。你要给他治到疼了,从流水变成流血了,他才会好。 三七生:这个呼吸有一个道理啊,为什么说是向上的时候,要吸气啊?这实际上是《难经》里面讲的“吸入肾与肝”呐。 徐文兵:那比如说有个苦温燥湿,有淡渗利湿,有芳香化湿,那您从哪条路上怎么走? 还有燥湿的问题,刚才没说,这实际上就是一个燥,阳明上是喜润的,用了大黄,你要不用那个东西(大黄)它可能阳明就入不了太阴。但是入了太阴之后怎么办呢?可能太阴里头还得有个接应。如果说它本上是湿凝所造成的这个燥郁,那么,一定要把这个湿给去掉。但是这个湿它还是有个性质,湿是寒是热的?这是个问题。现在往往说成湿热,所以好用薏仁之类的东西,似乎“养生”的话就得薏仁,实际上仲景很少用这东西?仲景用的是茯苓。 火是下不来的,火之性肯定是炎上的。所以“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三焦是什么?三焦实际就是相火。它这个相火变成了液态之后,才下到底下来了。所以 胆汁都是液态的,但它是能消化的。为什么能消化呢?就是它里面有火在里头,你要是凉水下去,它是消化不了的。所以人一边吃饭一边喝水,尤其是喝凉水,那都不是助消化的,然后一般就是满胀。 其实拿任何病都可以往这里套,最后都是这么个问题,所以处理方法也都一样。当然有可能某种病有一种特殊的药。但是这个药一定也是在这个原理下,先了解它的性。 我插这句嘴呢,就是想让三七老师休息一下,那么,下边我再给您十分钟,您把您的思想表达完。